您正在瀏覽是   新聞中心 > 常州民生  > 正文

常州供電:跨京滬鐵路 戰“天窗時間”

發佈時間 2020年11月16日11:30   來源 中國常州網   編輯 劉科羽   責任編輯王小明
 條評論   去評論> 選擇文字大小  

    11月15日下午18點,南沿江鐵路常州段上跨京滬高鐵兩條220千伏高壓線路遷改後順利通電,標誌着南沿江城際鐵路常州段的建設又解決了一個難題,鐵路建設取得了新的進展。

    據瞭解,江蘇南沿江城際鐵路全長278.53公里,該工程在常州市範圍有95公里,沿線牽涉多條輸電線路,杆線遷移需求巨大,跨越京滬高鐵段遷改是其中難度係數最高的工程。自10月8日拉開遷改工程序幕以來,國網常州供電公司潤源電建每天約120人共計20天凌晨奮鬥在施工現場。

    磨礪以須,他們開路搭橋

    在220千伏利暨雙線施工現場,可以看到有一個河塘位於京滬高鐵下方,周圍滿地泥濘、雜草叢生,還有村民的農田和果園,機械進出尤為困難。

    “這次遷改工程應該説是考驗重重,南沿江施工環境惡劣,京滬高鐵周邊荒草叢生,尤其是220千伏利暨雙線施工現場河塘、沼澤密佈,所以我們要預先進行鋪橋修路。”潤源電建公司副總經理朱衞星説道。

    沒有路,就要開路,沒有橋,就要搭橋。為了能順利在夜晚施工,施工人員用推土機開闢陸地道路,保證大型設備和人員能夠進場;用竹子搭建水上通道,便於人員在橋下托起新線。

    所搭建的竹橋寬約2米,長度達到80多米,一直延伸到河塘中間,“雖然有了竹橋,但是晚上夜寒露重,竹橋上十分濕滑,施工人員在作業時,也是要十分當心的。”

    突破創新,他們高架“護橋”

    “各小組注意:立即進入崗位並報告。牽引機、張力機注意張力控制;領線人員注意導線走位;塔上人員注意滑輪狀態。各崗位人員嚴格聽從統一指揮!”潤源電建公司工程部副主任周章平手持報話機,發出一連串指令。導線從線盤緩緩滑出,慢慢升空。

    這次跨越段京滬高鐵施工,跨越段京滬高鐵高出地面大概10米左右,接觸網的淨高在15米左右,這就要求跨越架的高度必須在30米以上,所以跨越施工方案尤為複雜。

    周章平作為南沿江遷改工程的總指揮,面對這塊難啃的“骨頭”,有着30年輸電經驗的他硬是給“啃”了下來。周章平率領着員工們實地勘察、設計定位,經過一次次調整演算後,創新性地做出了“護橋”這個作品。

    在“護橋”跨越鐵路,架到高空的第一個夜晚,周章平內心十分忐忑,時刻關注着“護橋”與高鐵接觸網的距離,“我們做的這個‘護橋’其實是‘承託橋’,主要是對新架設的導、地線度過京滬高鐵起到承託、保護作用,並確保對京滬高鐵接觸網的安全距離。”

    主動擔當,他們凝成“聚力橋”

    自施工開始以來,每當深夜城市靜靜入眠,京滬高鐵下的施工現場卻是燈火通明,一片忙碌。

    京滬高鐵是貫穿中國南北的大動脈,也是中國目前等級最高的高鐵。如果在跨越施工中出現任何一點閃失,那將產生不可估量的後果。

    潤源電建公司接受任務不搖頭,在和鐵路部門聯繫對接後,施工作業最終選擇在高鐵列車停運檢修的凌晨12點至4點的“天窗時間”進行,這其中有效工作時間大約是兩個半小時。

    今年60多歲的施工隊長兼技術負責人宗志順,每晚都拿着步話機在現場指揮,“今天施工許可晚了,我們可要抓緊時間,加一點張力……好,就這樣保持……”只要在現場,從來看不到宗志順是坐着的,總是從這個作業點走到那個作業點,交待着安全、質量的關鍵點,正是這種敬業、負責、奉獻,默默影響着施工隊裏的每個人。

    “夜裏兩點是天氣最冷的時候,我們在下面指揮都凍得直跺腳,高空作業的人員往往要在上面至少兩個小時,每次下來都是又冷又餓,但也不喊苦和累,好像都已經習慣了。”朱衞星説。

    此次南沿江跨京滬高鐵段遷改工程雖然時間受限,還伴隨着低温天氣和視線不佳的考驗,但潤源電建公司這支120人的隊伍同心協力,用雙手撰寫“工匠精神”,用雙腳踐行“三頭精神”,擔當盡責,攻堅克難,凝成“聚力橋”,共新立雙迴路鐵塔13基,拆除舊鐵塔10基,加速推進了南沿江城際鐵路遷改項目,助力擴大長三角一小時城市圈範圍,推動長三角一體化和長江經濟帶發展。(陳佳穎)

    來源:中國常州網

下載客户端 參與人數,評論人數  去評論>
延伸閲讀
更多
讀圖時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