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正在瀏覽是   新聞中心 > 國內新聞  > 正文

退捕上岸後,他們從“捕魚人”變身“護漁員”

發佈時間 2020年11月15日20:34   來源 現代快報   編輯 張洪   責任編輯王小明
 條評論   去評論> 選擇文字大小  

現代快報訊(記者 盧河燕 文 / 攝)" 上岸 " 更要 " 護岸 "!去年年底,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最後一批漁民 " 上岸 ",高港區全面完成省市退捕任務。近一年來,這些漁民的生活情況如何?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,他們中有的人當上了護漁隊員,有的人利用一技之長繼續從事水產行業,還自掏腰包放生魚苗,回饋 " 母親河 "。

捕魚經驗派上用場,63 歲漁民當上護漁隊長

11 月 12 日傍晚,站在泰州市高港區永安鎮的一處漁船停靠點,江風徐徐,視野遼闊。這裏原是江蘇首家內陸智能化漁港,一年多前,來往停靠的船隻十分忙碌。

△漁船碼頭以前樣貌 受訪對象供圖

" 原先‘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’,常年停靠了 100 多條漁船。現在我們響應區委區政府禁漁號召,轉行當上了護漁隊員。" 今年 63 歲的趙押寶告訴記者,他家三代都以捕魚為生,他從 17 歲就開始捕魚了。他所在的永安洲鎮東江社區是一個漁民社區,高港全區的漁民,基本都居住於此。

2018 年,國務院出台了《關於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》。2019 年,農業農村部、財政部、人社部聯合發佈《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》,要求 2019 年底前,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區完成漁民退捕,率先實行全面禁捕。高港區響應方案,要求在 2019 年底前,完成長江干流高港段漁民退捕工作。

△漁船碼頭現狀

趙押寶説,近些年,他逐漸感受到長江水域生態環境的變化,魚的種類和天然捕撈量在持續下降。" 現在國家加大對長江的保護力度,我打心眼裏感到高興。後來組建護魚漁隊,我被推選成組長,感到身上的責任更重了。"

" 我們護漁隊一共有 10 人,實行 24 小時巡查制,每天巡查三次。一年下來,偷捕現象已經看不到了。長江水上不僅漂浮物少了,水也清澈多了。" 趙押寶説,退捕的政策利好也很多,無房的漁民由社區統一規劃安置,政府統一辦理養老保險。" 原先的船和漁具由政府收購,給予了 20 萬左右的補償,現在每個月還有 750 元的補助,這樣的生活還是非常滿意的。"

△漁船碼頭現狀,不遠處是泰州大橋

" 反哺 " 母親河,他三次自費放流河豚苗

" 我們小時候在江邊長大,那時候捲起褲子,跟着大人們一邊舀小溝小渠裏的水,能看到好多的魚、蝦,刀魚河豚也能見到。" 陳偉今年 50 歲,臨江而居,從爺爺那一輩開始,家裏就靠打魚為生。春天是捕撈河豚的大好時節,以前爺爺在江邊支上網,能捕到不少河豚。

" 到了父親這一代,河豚數量逐年下降。而到了我這裏,幾乎已經看不到野生河豚。" 陳偉介紹,後來他建起養殖基地,養河豚、鱸魚等,不過總一直琢磨着做點啥事。為了讓長江裏多些魚兒,陳偉決定自費增殖放流。" 這個事情總要有人做,現在不做以後也要做。我想先把它做起來,再改善、總結。"

2018 年,他花了近 10 萬元,購買了 7 萬尾河豚魚苗,放入長江。2019 年,他繼續放了 10 萬多尾。而今年 5 月 20 日,陳偉再次投放了 6 萬尾河豚魚苗。" 我們一直在研究如何增加存活概率,考慮並比較放魚的月份、投放的地點等。" 陳偉説。對於自費投放河豚苗,家裏人一開始也不理解,後來逐漸認識到環境的重要性,全家人都來支持。

陳偉還是高港區 " 健康江來 " 志願服務隊負責人。" 我想把 5 月 20 日定為我們的‘放流日’。‘ 520 ’諧音‘我愛你’,這是我想對長江所要表達的。" 陳偉説,他將繼續向長江投放更多的育苗,期待水清魚美的場景再次出現。

下載客户端 參與人數,評論人數  去評論>
延伸閲讀
更多
讀圖時代